一张血染的党证

作者:大别山革命传统教育学院 发布日期:2018年10月28日 浏览:2097 次

就凭我这一只胳膊两条残腿,不是红军就是八路,有无党证一个样,落到敌人手里都是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面对许多人为防备暴露身份而销毁党证时,陈波如此讲到

在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院,陈列有一张独臂将军陈波(原名陈汉清)血染的党证,这张党证是2011年陈波将军之子陈铁生捐赠给该馆的,长方形布制,血迹斑斑,长20.5厘米,宽17厘米,中上方印有两个五角星。“列宁”和“斯大林”头像及“党证”字样,下方印有一个11.5厘米x 10厘米的长方形标记栏,栏内有印刷和手写两种字体,写有获得者的姓名及入党,参加红军的时间,颁发单位及颁发时间等。当时红四方面军共颁发了2000份党证,建国后仅存新县独臂将军陈波的一张染血的党证。

1934军10月,为激励广大党员在未来的战斗中殊死拼搏,奋勇前进,红四方面军党组织决定:给优秀党员发党证。由于陈波作战勇猛,表现优秀,被授予“优秀共产党员”党证,他十分珍惜这个荣誉,唯恐保管不妥丢失了,就把党证叠成豆腐干,缝在裤腰上。从那时起,人在证在,与党证共存亡,党证跟随他经历了两万五千里长征。抗日战争时期,他带头进行滚雷试验,身负重伤,醒来发现缺少了什么,便焦急地问道:“小皮囊呢?”护士摇摇头,表示不明其意。陈波解释说:“火柴盒大小,裤带上的...护士立刻将那堆血衣翻了个遍,终于找到了那个火柴盒大小的小皮囊,从中掏出了他的党证,党证已被鲜血尽染。

解放战争时期,陈波怀揣《党证》上东北。1946年1月初,他指挥东北民主联军驻通化各部队,平息了日军投降人员组织的武装暴乱,被称作是“对日军的最后一仗”。解放以后,身居高位的陈波保持革命本色,继续艰苦奋斗。他曾把4个孩子叫到身边,取出那份血染的党证,语重心长地说: “今天,对着我的《党证》,立条家规: 以后谁也不准利用党对我的信任要照顾、谋私利!”孩子们听从父亲的谆谆教导,长大后都自觉地严格要求自己,不要特殊照顾,不当纨绔子弟。

0376-2791060

在线预约
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