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树声:公家的东西,一丝一毫也动不得

作者:大别山革命传统教育学院 发布日期:2018年10月28日 浏览:722 次

王树声大将对家人有条严格的规定,专车是组织按规定配给他因公使用的,任何私事都不能使用专车,即使是他的夫人杨炬也不能例外。王树声的夫人杨炬也是延安时期的老红军,她曾在304医院做领导工作,按照当时的规定,她不够配专车的级别,因此出入上下班,历来都是挤公交。有一次因为雪天路滑堵车,耽误了上下班,同事看她急慌慌赶来上班,便说,王大将在军事科学院上班,专车就路过咱医院门口,为何就不能搭他的便车呢?反正座位不也是空着嘛!杨炬笑了笑,回答说,那是王树声定的家规,家里任何人乘坐专车都视为违规,他绝不允许。

有一次,王树声不慎腿摔骨折了,需要在家疗养,为能尽快痊愈,杨炬要司机上街买只鸡给将军滋补身体。没想到,车要开了,王树声高声喊停,他要警卫员去驾驶室抄下出发的公里表。司机买鸡回来,他又让警卫员查看用了多少公里,然后如数上交了车费。管财务的同志看到王大将送来的车费,表示为难,说首长买鸡用了一次车缴费,财务压根儿就没有这个立项,他听后当即发了火,说:规矩制度是人定的,没有立项就从他这次开始立项,私事用了公车就要缴费。

王树声有向常桂在嘴边的话:共产党人的品德高下,不但要看在大是大非面前的原则立场,更要看日常小事,小事上最能看出一个人的道德水准,特别是有了权、有了大权以后。新中国成立不久,有些家乡沾亲带故的亲朋好友求王树声帮忙,想在城市找个工作或弄个一官半职。王树声果断拒绝,他对亲戚们说:“我的职权是党和人民给的,是用来为党工作,为人民服务的,没有丝毫营私的权利。”他的亲侄女和侄儿们一直在家务农,始终过着普通农民的生活。

1972年底,王树声的长子王鲁光要结婚了。家里除了为新人安排一间房子,一张床和两床新棉被,没有什么特别的准备。王鲁光把放在室外的一个石头茶几搬到自己的小屋,找来一块桌布蒙上,又找来两把破椅子放在两边。王树声的警卫员看不过去,心想,高级干部子女虽不能摆阔气,但普通百姓结婚也不至于这样寒酸啊。于是,他自作主张和鲁光商量,将军事科学院首长休息室的两把金丝绒面椅子和一张大理石茶儿,暂时借来布置一下新房,说等婚后用完就归还。下班时,警卫员准备将这几件家具带回。王树声看到后,勃然动怒:“你这是干什么!”警卫员忙说借给鲁光结婚用用,王树声说:“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公家的东西?记住,今后月是公家的东西,一丝一毫也动不得!”警卫员只好乖乖地将东西送了回去。

0376-2791060

在线预约

联系我们